春風十裏桃花幽夢漣漣

  “有花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。”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情。一場十裏桃花,開在春風依卻相忘的天涯。那這一份清純的牽掛,又怎堪空負了青春年華?佛說,笑看花開是一種好心情,靜賞花落是一種好境界。暖暖陽光,熙熙心情,囈語傾心,靈動神癡芳菲醉。然,終歸落花無情,流水有意。那這傾情動人的瞬間,斑駁了誰的容顏?清新飄逸的畫面,牽絆了誰的想念?春風十裏桃花沁落的一地紅,那又是為誰花開?為誰馨香滿路?卿卿少年,拈花回眸間,又是否還一如當年?

  雨水敲打了無眠,歲月蒼老了容顏。那這平靜的癡癡白紙又將要承載了多少故事,從如花似玉的邂覯,一直走到淒美悲傷的離別。清風盈,花語休,眉間發梢掠過,心語呢喃,那這隕落的一地紅是在佛前跪求了千年,溫柔的夢扶搖於夢想的水雲間,還是清透的詩心婉轉於紅塵,顛簸流離了糾纏?

  情真真,意切切,輕撫琴弦,凡塵的煙火,人間的流嵐,日子久了,便卻清泉,不過一場清歡。我們人的一生,又何嘗不是這樣有著數不盡的桃花?開了,謝了。宿命的羈絆,命運的交錯,落寞的年華,歲月的蒼老,然蹉跎間,又可曾記得那昔日的春風十裏桃花香?前世餘香的盟言,靜寂阪依的安暖。這拈花淺笑間,又是否會真的幡然醒悟,生命只不過是那一樹花開,“人生最重要的不是我們置身何處,而是我們將前往何處。”

  回顧過往,時光又宛若飛花在命運間旋轉,過去的,現在的,未來的,宛若三生三世,每一個階段的自己,都在這十裏桃花,春風襲人的時刻一一漸次而來。從青澀到成熟,從懵懂到純粹,在不同的旅途中,我們背著行囊不斷修行。輕佻時光,那些已過去的歲月,那年的春紅,還記得曾又醉了誰?時間是過客,我們才是主人。那在每一朵幽幽的花瓣中,你是否又曾遇到另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自己……望著這春風十裏桃花,聞著這悠悠的花香,你又是否真正的意識到,事過境遷,物是人非,生命不因任何人停留,“如花美眷,她終抵不過逝水流年。”

  “人面桃花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。”桃花灼灼,枝葉蓁蓁,花開是緣,花落是劫。再美麗的花朵,也有凋零殆盡的時候;再豐富的人生,也有煙消雲散的時刻。山河大地都是微塵,那何況微塵中的微塵我們呢?就像任何事情,她總有答案,與其煩惱,不如試著學會接受和懂得,畢竟,那熱鬧之外才是生活,“褪了色的時光,才是時光原本的顏色。”那春風十裏桃花香,又怎堪“心中若有桃花源,何處不是水雲間”呢?

(5)

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
  • 未分類

コメントを残す

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。 *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

*

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